廊桥垮塌之后,除了叹息过往,建筑师还能做的还有很多

2016-9-20 光辉城市

台风“莫兰蒂”退场了,

浙江泰顺国宝级廊桥被冲垮的景象仍令人触目惊心。

往日的灿烂和美丽毁于一夕。

虽然许多构件已经找到,重建有望。

但这就够了吗?


在泰顺、在泰顺以外,

在没有这个大新闻之前,那里的桥梁、村庄、村民的生活,似乎很少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。

因为“空心化”而凋零的美丽乡村,

需要的不仅仅是灾难之后的短暂关注,一座恢复原样的桥,

更是一座座连接城乡,指向当下与未来,焕发和塑造乡村活力的,有形的,无形的“桥”

……

▲泰顺 薛宅桥 摄于2016年6月

【“让我不能忘记的,除了宁静的美丽,还有断裂与伤痕”】

这次在台风中受损的泰顺廊桥,建筑师范久江和他的合伙人翟文婷几年前就走访过许多座,他们画下过这些优雅的空间和形态,也曾经通过手作模型来细细品味这份在时光中永恒的美。

同样吸引他们的,是浙江许多安静地栖身于城市远处的小乡村。其中让范久江难以忘记的,是一个名叫“上坳村”的村子。

▲温州永嘉县 上坳村

“第一次见到上坳村,是我09年读研时的一次乡土调研。”范久江说,现在再去看,省道的上空出现了巨大的高速公路,人在下面抬头看,就好像科幻片中的场景。和很多背山面水的宜人乡村一样,里头那些有着石头墙的老屋,连同其中生活的人们(主要是老人和孩子)似乎就这样被忽视和遗忘着。

村口那座连接着城乡的桥,也是那样平淡无奇,没有什么存在感。

▲久舍 办公空间

2014年,范久江参加了“浙江省农村文化礼堂”竞赛。这让上坳村重新进入到了他的视野当中。那个始终在他心里盘旋的题目,也因此找到了方向。


一支铅笔,几幅图纸,

最终呈现出的,

不只是一个设计方案,一个带有社会学意义策划,

还是一种乡村蜕变的可能性。

▲桥堂 设计草图


同时也是一座具有传统意象和当代形态的“新桥”,

是为当下的“上坳村”而生的公共文化活动空间,

是沟通现状与未来的希望之桥,明日之桥。

▲桥堂 设计效果图

【来,造一座能当文化礼堂的桥】

在上坳村,

经历时间冲刷的民居之美自然值得珍惜和维护。

但最值得珍惜的,还是人与生活。

在祠堂式微,青壮年人口流失严重的乡村,

新的凝聚力的形成需要一个场所来促成。

“桥”,在浙南乡村,特别是有廊桥的地方,从来都是重要的公共活动空间。范久江和同伴们想要做的,就是建造一座能够连接众多资源的桥,一座复合型的“礼堂”。

曾几何时,一座牢固、弧度优美、木料出众、工艺超强的桥,是一个村庄的骄傲所在。

今天,何不重塑这一份本该属于村子和村民的体面和骄傲?

▲桥堂 实景合成效果图

范久江设想,新的文化礼堂就选址在桥头石滩上。这里是从城市回到乡村,从乡村去往外面的通道,村里每个人都会经过,是村子的“门户”和“公共地标”,也因此最容易成为众人集结的地方。选址于此,将不会占用村里的宅基地。而且,为了尽可能地避免开挖,保护生态,建筑可以只以少量独立基础与原始地面连接。

礼堂的主体结构将借鉴浙江乡村民居常用的短跨细柱木作法,以小截面钢柱密排,便于现场施工装配,同时获得礼堂内部暴露结构的序列感与仪式感。

▲礼堂构造分解轴侧图

1  文化礼堂(图书馆、展厅、讲堂、举行村内各种仪式)

2  设备/储藏

3  活动室

4  卫生间

5  亲情视频室(同时提供高速WIFI覆盖礼堂)

6  值班室(广播及晋级医疗援助)

7  棋牌室

8  屋顶活动平台(老人给儿孙讲故事、夜晚看星星)

9  现状村口桥

10 眺望台(边打牌边等儿女回村)

11 太阳能电池板


在范久江的方案里,礼堂两侧及正面落地门窗饰面部分,可让当地村民以手作进行竹编工艺创作展示,参与建造过程,并在固定节气时进行更换。这样,这座礼堂同时也是村民们一手一脚做出来的。这些建造、维护的过程,将会演变成村里的公共事件,有节律感地把人们集聚在一起。

上坳村的物产(竹子)和人力,也因此进入更多人的视野中,带来潜在的发展机会。

【在这里,一边守望,一边眺望】

如果坐在高铁上,

或者穿行在高速公路上,

临窗细看,

像上坳村这样的村子,

每隔一阵子,就会看到一个。

一座既有传统形态,又富有现代气质的文化礼堂,

能够让我们很容易地记住这座村庄的样子。

当我们匆匆路过那里的时候,也许孩子们正在里头的图书室里看书,玩耍;

也许老人们就坐在挨近窗口的地方,三三两两地说着话,

偶尔探头看看远处的公路上有没有孩子归家的身影。

想象那一天,

礼堂该换新的竹编了,

青壮年跟老人一起干活,

孩子们围在旁边嬉笑着看热闹。

当新型农业、旅游产业和手工业的机会到来,

更多的青壮年村民将有可能回到这里。

他们从桥上经过,

在村口拥抱已经等了好一会儿的孩子们。

从这一次之后,他们也许将不再远行,不再缺席。

一处用于“连接”的场所,

因此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。

凝聚,参与,激发……若干接地气的可能性,

也将就此萌发。


About  非常设计师

“建筑师是幸福的,因为他可以看到很多美的东西;建筑师也是痛苦的,因为他也会看到很多丑的东西。”——梁思成

正因如此,建筑师有着自己独特的“精神洁癖”,他们不能放弃通过设计传达对于人的关怀,为人的所有活动创建具有美感的空间与场所。许多时候,他们的设计概念并不能最终实施,但这不会妨碍他持续地思考与设计。

我们设立《非常设计师》这一栏目,将一些设计师所做的未建成方案,以影像的方式进行传播。因为种种原因,这些方案目前尚未得到实施,但它们的产生,无不基于项目本身的综合环境,具有相当的社会意义。因此,我们愿与设计师共同传递一种“麦客范”精神,让每一个有价值的思考经由传播,发光发热。

Team 制作团队

【出品】

光辉城市(微信:sheencity)


【制片】

麦客范micfan (微信:micbrand2016)


【图像技术合成】

SMART+(微信:xydream0506)


【摄像】

LUMINARY VISUALS


【资料来源】

久舍营造工作室(微信:continuation2016)

注册 | 登录